独家专访|迷了一辈子戏的李滨声先生

图片

近日,编辑与好友北京京剧院青年小生演员周晓盟老师,拜访了九十六岁高龄的漫画家李滨声先生,李老自幼喜好京剧,年近百岁依旧乐此不疲,一口气与我们畅谈了三个多小时,从唱念到锣鼓场面,事无巨细的向我们示范了三四折小生戏的演法,所谈内容整理如下:

图片

李滨声先生

漫画家 京剧爱好者

迷了一辈子戏我小时候就喜欢戏,当年红豆馆主有一本书叫《戏典》,我小时候很喜欢,反复的看,很多戏的总讲我都能背下来了。戏界一位老先生给我起外号叫“梨园小客”,我十五岁之后就小字去了,称自己为“梨园客”。后来上了大学,我一辈子没下海,但是迷了一辈子戏,我两年前患了急性胆囊炎,三次住院,抢救了六个小时,现在身体行动不太灵便了,但是只要能聊戏,我就高兴,不吃饭都没有问题。

图片

《人生在线》众友谈李滨声我最早是和范绍先先生学的花脸,他虽然也是外行,但是会的很多,像《通天犀》《审李七》这种动身上的戏都能来,他的《审李七》是曹毛包给说的。他在三十年代到北京见郝寿臣先生,本来要拜郝先生,但是郝先生不收外行徒弟,就没拜成。范先生主要演的是架子花脸,他也能说唱功戏,可惜就是没嗓子,但是他的学生嗓子都不错,有一位爱唱《大回朝》。现在有的爱好者学学唱段就说自己是票友,其实票友光有段儿活儿是不行的,得动明场。所以我比较忌讳说自己是票友,我平常都说自己是京剧爱好者。

图片

李滨声《螺蛳峪》剧照

我很多基础的东西都是范先生给说的,我们那个票房在东北也有历史了,票房自己有园子,每个星期都有演出,我最开始岁数小,经常让我演娃娃生,有时候也给人家配戏,范先生演《审李七》,我演个王良什么的,得到的锻炼不少。我小生戏基本算自学,有的内行老师虽然也指点过我,但我不爱拿这些作号召,平常不怎么提。尤其喜好小生戏我是个外行,但是对生旦净丑都很喜欢,尤其爱好小生戏。年轻的时候爱演戏,有一次见着小麟童,他还和我说四十年代李洛非可很有名,李洛非是我以前的名字,我问他你怎么知道的,他告诉说是一位鼓师告诉他的。告别演出的时候,我和李慧芳、孙玉祥两位内行演了一出《春秋配》,那天京剧界不少老人还都到场来看戏,杜近芳还鼓励我半天。我和于玉蘅是发小儿,我比他大半岁多,年轻的时候我们一块票戏玩,十五六岁的时候,我们经常演对儿戏。后来他下海了,拜了王瑶卿先生,我借着这层关系,经常去大马神庙王瑶卿先生府上做客。

图片

李滨声《玉堂春》剧照

我上大学的时候演过一回《白门楼》,得到了很多内行的鼓励,那时候我才二十几岁,后来我写东西的时候,有一句“少时曾唱《白门楼》”,算是比较出风头的事情,后来我砸也砸在《白门楼》上了,七八十岁的时候,中央电视台直播,燕守平给我拉的胡琴,我唱的是后面那几句快板,“大耳贼忘却了辕门射戟”这段尺寸快,调门也高,而且情绪要饱满,还要让人家听清楚了,几个方面都要兼顾到,不太好唱,我平常比较得意这段,经常唱。结果那天唱的时候,嗓子突然不行了,一张嘴就呲了,当时我难过极了,打这儿起我就不在外面唱了。

图片

李滨声晚年《螺蛳峪》片段八十年代高亚樵来北京演出《螺蛳峪》,很多人没看过这出戏,观众反响很热烈。我就想到年轻时候在东北经常看这出戏,后来我还去山海关,找一位票界的老先生学过,高亚樵这一演出,把我这个念头挑起来了,我就在政协礼堂实验了一回,后来参加一个比赛,在长安又演了一回,大家就都认为我是演锤戏的了,其实锤戏不是我的正工戏。

图片

李滨声《八大锤》剧照小生演员应该熟练的掌握翎子功,翎子过去讲四个字,“掏、抖、含、涮”,这四个字里“涮”是最难的,据过去有的老先生说《临江会》这出戏的周瑜,分量比《群英会》和《黄鹤楼》还重,这个戏我小时候学过,但是没演,为什么没演呢?因为功夫不过关,所以在票房排了半天也没让我演,过去票房的老先生,虽然都是外行,但要求都很严格。这出戏的翎子功很见功夫。关公是四门抱,红生是正工,文武老生、武生、花脸都可以唱,花脸就唱的是《临江会》的关公,刘连荣和苏连汉都演过这出戏,脸谱都不一样,后来我和江世玉先生聊天,江先生还给过我他演出这个戏的录像。与裘盛戎“合作”

图片

老舍

有一回老舍先生搞了场演出,外行演《群英会》,我演周瑜、王雁演鲁肃、张胤德演曹操,裘盛戎先生给我们辅导,谭世秀先生打鼓。这个戏有一度周瑜在台上不舞剑,我年轻时候看过两个人舞剑,一个是叶盛兰,一个是毛世来。我还和老舍先生介绍,说这个戏过去有舞剑,老舍先生还特地让我加上,其实我也不太会,仗着小时候有点《岳家庄》的底子,就大胆试了试。那天我在台上正舞着呢,四击头一刚打完,台底下又叫好儿,又热烈鼓掌,我在台上这高兴,后来我归座儿一看,裘盛戎先生把大锣抄起来了,合着人家是给裘先生叫好儿呢,这场演完之后,大家和我逗着玩,说我和裘盛戎合作了一出。老舍先生人很好,而且非常喜欢戏,我现在一想起老舍先生还很难过。为学《罗成》捋了三年叶子

图片

李滨声《罗成》总讲过去小生开蒙有两出戏是必学的,一出是《小显》,一出是《孝感天》,过去听唱,讲究“字、劲、气、味”,这两出戏唱段很多,可以拿来练气口儿。我是抗战胜利之后,才开始学的叶派,那时候叶先生成立了育化社,自己挑班儿唱戏,原本京剧里罗成的戏不是很多,他就请翁偶虹先生给写了全部《罗成》,把常见的几个场次给串连了起来,又加了不少场次,一共是二十二场戏。我为了学这个戏,特制了行头,生生的捋了三年叶子,我念大学的时候,都没下过这么大的功夫。那时候不像现在录音设备那么发达,学点东西很难,我当时请了很多朋友帮我,有的记舞台调度,有的记唱词,还有记锣鼓、记身段的,我因为有绘画功底,所以画了不少叶先生台上的身段,还特意请了一位专业琴师从东北到北京帮我记唱腔,

图片

叶盛兰《罗成》剧照我给中国戏曲学院附中录了全部《罗成》的总讲,《探监》这场也是个重点场子,小生就几句唱儿,但是是要好儿,卖嗓子的地方。这里老生演李世民,穿帔带九龙巾,上两个御林军,穿大铠,大铠是御林军,不是什么戏都能用的,现在为了热闹什么都爱上几个大铠,那是不对的。这里有一折《父子惨送》,有很多表演的技巧,现在都给删了,很可惜。孙盛文先生在全部《罗成》里演李元吉,他那时候嗓子不太好了,但是依然唱,这里有一大段上板的唱,和《探阴山》是的,孙盛文唱完了,上两个更夫,其中一个是贯盛吉先生演,那时候抗战刚胜利,他抓了一个现哏,念:“天上星斗,黑暗世界,胜利到来,得见光明”,这几句念完之后,台底下可堂的好儿。(李滨声口述 川页LCP整理)视频提供:雅趣轩主
热点文章
近期更新
友情链接

Powered by 江门玛福辰配件有限公司 @2018 RSS地图 HTML地图